附体

事情发生在96年左右,因为老家在东北农村,我二爷去世前我父亲接到老家电话让回去,说我二爷快去世了,我父亲和母亲连夜坐飞机回去,可是到了老家后我二爷突然好了,还和家里人有说有笑,家里的家事也非常的清楚。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父亲回去后发现半个多月我二爷不吃不喝,滴米未进,精神还是那么好!于是我父亲和几个本家兄弟就商量,觉得不对劲。我有个叔叔长的很象钟馗,在村里是个有名的 胆大 之人,凡是谁家觉得有不干净的东西,都会找他去帮忙,我叔当时在场也觉得蹊跷,于是就说去找个会看的人来,就从别的村找了一个会法术的人来,而且大家熟识都是帮忙,不用给钱的。那人来了以后到我二爷房间里一看然后转身就出来了,告诉我父亲说:老头子真人早就死了,现在这个不是真人,是小鬼附着的,另外大门口的沙石堆上还坐着一个小鬼等着呢。说完就拿出笔墨写了几道符,然后叮嘱说:把米包在符里,等老人家睡着了就放到枕头下面去。等死了后再把这个符放到碗里烧掉,碗里装上米插三支香烧点纸钱,找个人端着不要回头一直走到十字路口丢掉就行了!说完后这个邻村的法师就走了。(其实这个法师也不是专业的,只是会一些比较难以解释的法术,常帮别人家看看什么的)。
当天晚上本家的几个兄弟就这么办了,我叔叔把包有米的符放到我二爷的枕头下面,然后屋里留了2个人,其他的都去别的屋聊天了。(从我父亲来讲他原本是不相信的,因为在南方城市里工作生活了40多年,那年都60多岁了。城里面没有农村那么讲究)但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有人喊说:老爷子不行了。于是我父亲他们几个兄弟及其他在场的亲属都跑到隔壁屋看,我叔叔一进去就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后来听我叔叔讲,他说一进屋里就看见我二爷的脸在半个小时里一下子衰老的很多,那种活人的精气神一下子就不见了。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我父亲他们忙着给我二爷换寿衣,等寿衣穿完,我二爷也就没有了呼吸,去世了。 最后丢米包的任务由于农村的晚上特别黑,没有人敢去,只有落在我叔叔的身上了,我叔叔一点都不怕,因为他经常帮别人家做这一类的事,可能是晚上12点过独自端着米碗插着香顺着夜路走了3、4公里找了个路口把碗丢了,然后还找了个地方蹲了会,抽了只烟,才走回来的!(据说害怕小鬼又跟回来,所以要找个没人的地方等一会再回来)。

EN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