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6-07-10)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8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醉酒奇遇

有个年轻人,之前在庵埠镇做服装生意.他不吸烟不好色就是特别好酒,而且从不一个人喝酒,认为那是在喝闷酒会折寿.时间一长久,周围那些个喜好杯中之物的酒国英雄就都成了他的"莫逆之交",每每聚会必是一醉方休,甚至有时会喝个三两天不回家,反正醉了就睡,醒了又再接着喝.
这不,喝出祸来了,那晚听得朋友诉苦说镇上某某人得罪了自家兄弟,于是乎借着酒劲跟哥们几个把人家狠狠揍了一顿.谁曾想,这个被打的在当地还有点社会关系,最后,这酒鬼一伙人除了赔人家医药费还弄得在镇里混不下去,只好搬到汕头光华北一带另谋生路,并租了套房子安顿妻儿.
这糊涂鬼做人做事向来大大咧咧,租房时一看合眼缘价格又不贵就租下了,没想到头天晚上搬进去就出问题了.
这晚,那些哥们帮他搬完家后又相约去海鲜牌档"觥筹交错",留下妻儿在房屋里.
他妻子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劝说多次仍不思悔改只能作罢.大概是10点多,妻子刚洗完澡走出客厅,赫然看见一个瘦得只剩下骨架的丑陋男人坐在沙发上,嘴上叼根香烟,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咳嗽声,一脸木然地看着自己.
妻子一声尖叫,随手抄起鞋架上的鞋子就往沙发上扔.那丑男人倒也老实,只是呵呵一笑跑到阳台纵身往楼下一跳,不见了.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她看了看周围环境,这大门确是锁得好好的,那阳台更是有防盗网罩住啊,这神秘人从哪而来,是不是近来自己心力交瘁导致思觉失调,唉,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于是她抱起儿子下了楼,拔打丈夫的手机但打不通,没电了.无奈又不敢回家,母子俩最后只能到旅社开了间房住下.
到了第二天,妻子还联系不上自己的糊涂丈夫,气得七窍生烟,心里自是把那挨千刀的诅咒个一万遍.待到傍晚,又怕丈夫回家找不到自己,就壮了壮胆抱着儿子回到房子里.
进了门她提心吊胆的视察了一圈,见一切并无异常就走到厕所想解手,就在这时儿子跑过来扯住她的衣角喊"妈妈看,那个叔叔在笑!"
她目光顺着儿子指向的地方,顿时面如土色毛骨悚然,昨天晚上那个一口黑牙,满脸皱纹,脸色黄得像腊纸的丑陋男人竟然慢慢地从阳台的防盗网走进来,不,是透过防盗网凌空走进来.
又是一声尖叫,这妻子除了害怕更是无计可施,只得拖着儿子又跑到外面住旅社.
话说这糊涂丈夫自昨夜干倒了兄弟相关人等,心里十分得意,本来今晚还准备进得另一场硬战,却忽然良心发现,辞别众人,不到子时就带着一身酒气,跌跌撞撞地跑回家.
哆嗦好一阵才打开门,发现妻儿都不在.他感觉很恼火,嘴里头"臭婆娘,臭婆娘"的骂个不停,然后瘫躺在沙发上打嗑睡.不知那来的一阵咳嗽声让他睁开惺忪的双眼.一个丑陋猥琐的男人不知何时坐在旁边,望着自他傻笑.
"你走错了地方还是我走错了地方."他摇摇晃晃地丫起来对这陌生人说,却见对方从衣袋里翻出香烟,一口又一口地吸吮.良久才抬起脑袋回答:"我来喝茶."
糊涂丈夫彻底给激怒了,用非常难以入耳的脏话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这还不够解恨,又径直往那老鬼身上狂吐口水.直到对方呵呵一声笑后走往阳台消失不见.
糊涂丈夫还在骂个不停,说这死老鬼臭不要脸,走错地方还他娘的敢在我房里抽烟,弄得到处乌烟瘴气,又他娘的想喝茶,喝个屁,臭不要脸的.
总算是骂累了,这才走支屋内躺下,忽然想到事情有些不正常,那老鬼竟然会凭空出现又凭空地消失.一个激灵让他坐了起来,思前想后,那些喝下去的酒水顿时化作冷汗直飙,这下彻底给吓清醒了.
之后他找回妻儿,又叫来一伙朋友,当即收拾行李,连夜搬家.
有时候,人要是发起狠来,鬼也得惧他三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转自网络,如有问题请联删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