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6-07-10)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154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半夜惊魂

我舅舅在福建石狮开了家洗水厂,我过去帮忙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个行业属于漂染,对环境污染很大,所以选址都比较僻远.
这工厂选在一个渔村里,由于渔民也是靠天吃饭因此从迷信角度来说与潮汕人有得一比,风俗也更为奇特,辟如做丧事竟请歌舞团跳脱衣舞,棺材做得特别大,有人睡觉的床那么宽.村民房子是建得很豪华,但外表的装饰画龙雕凤的与神庙无异,最特别的是每栋豪宅的旁边都有一两座坟丘,葬的是户主的先人,真不知是为表孝心还是在混淆生死.不过有一样倒与潮州地区相同,雨亭.
何谓雨亭?就是本村村民因故死在村外,尸体不能运回村里,为了安顿死者和家属就在村头或村尾建一间屋子,屋内空无一物,路人连避雨也不敢进去.
那个傍晚也就7、8点的光景,我和一位同事经过一条乡村小径,走着走着看见雨亭前围着一大帮人,出于好奇我们快步走过去,想探个究竟,就从雨亭的一个小圆孔朝里边一望却见这人群里三三两两作一撮,有的抽烟有的谈话还有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哭得悲切,旁边躺着一人,身上和脸部都一块布盖住.
我们俩立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赶紧转身离开.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概接近12点钟,我从车间返回宿舍(车间当然与住宿的地方隔开,宿舍是一栋3层半的老楼,一楼是两间大大的食堂和几家百货店)经过食堂时发觉楼梯间(这个楼梯间从来都是紧紧锁住的,门上挂着生锈的大锁,最后还用木板钉了一个交叉封住,我白天曾往门缝往里边看过,满地的碎布还有锈迹斑斑的农具)的门被打开,一个梳着刘海的女人笔直地坐在靠背椅子上,穿着开放前的很土气的衣服,翘着二郎腿对着我傻笑.我当时就给吓得周身发冷头皮阵阵发麻,连气都喘不出来了,然后"哇哇"地嚎叫一声拼命地爬上二楼我住的宿舍里,里面还有上白天班的班长在睡觉,我总算能平复我的情绪了,我大口大口地喘着呼吸,心脏跳动得厉害.我没敢再回到车间里就在宿舍里发呆.
大概1点钟,我表哥出车回来,打开门见我脸青唇白就问我怎么一回事.我知道他比我更怕鬼就没说出来,只提出下楼去锅炉房打水洗耳恭听澡,他也就答应了.
我们来回都要经过楼梯间,我紧紧地跟在表哥身后,不敢看楼梯间一眼.
洗漱完毕,表哥搬了凳子坐在门口走廊上看书,我就到只有一墙之隔的电视房看电视.可恶的表哥要睡觉了也没跟我说一声,就让我在半夜里一个人坐在诺大的电视房里耗时间.
本身经过一两个小时前楼梯间那事后我还是惊魂未定,此时电视房的孤寂更教我不安,忽然,从电视房的阳台的已经废弃封住的洗手间里传来冲水声,然后,一阵脚步声从阳台转到屋内.
我的心猛地抽搐,身子立刻站了起来,这时,日光灯开始闪动,可不是电影里像接触不良一样地闪动,而是开了关,关了又开很有节奏地闪动,我为了使自己镇定就走到门口,想试试开关是不是出了问题.手还没碰到开头,灯就已经正常地亮着.
但是,我听到"哼哼"一声,像是有人在冷笑,接着电视在不断地跳台,天啊,从我进来这家工厂之前这台电视的遥控器就不知下落,我打死都不相信此时跳台是电视故障的一种表现,那有如此地巧合,那楼梯间女人的笑,那废旧洗手间的动静,那阳台的脚步声,那灯光``````
我还没来得急害怕就把转过去看电视机,赫然看见电视正常了,没有跳台了,但荧幕上没有别的画面,只有声音调节器在活动,大声,小声,大声,小声,自己跳个不停.
我知道自己快吓哭了,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或是被吓傻,我竟还一个箭步过去把电视一关头也不回地跑回宿舍.
宿舍里,隔壁班班长和表哥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只有我,瘫坐在凳子上,满脸冷汗,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以上两件事貌似无直接关系,但后来有懂玄学的人告诉我,那天傍晚的遭遇事实上已经犯阴冲煞导致时运过低,才会有了半夜里撞见不该撞见的东西.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91nia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91nia.com/archives/80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