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圣者羊城显灵

风雨圣者羊城显灵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1095 评论: 4

潮汕人向来崇奉神明,尤其在正月里,各乡各社的游神和赛社(摆神前)活动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由于受地域和历史的影响,整个潮州地区供奉的神明也都不同,多数为三山国王,玄天大帝,风雨圣者,妈祖,伯公,安济圣王等等说不完写不尽,这些神明都来头不小,威风凌凌.唯独风雨圣者(潮州人也称为雨仙爷)还是肉身之时是个农家小孩,因能观天测雨预知祸福而得神童之名. 风雨圣者,原名孙道者,大宋乾道九年降生于潮州府揭阳县

州官破风水

州官破风水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230 评论: 0

当年林大钦(明朝嘉靖年状元)还是个举人,到京城赴考,北方及中原一带的举子曾嘲笑他:"西鸟东飞,遍地凤凰难立足."谁料,林大钦虽貌不惊人却聪颖有加,便对道:"南龙北跃,满江鱼鳖尽低头."韩愈当年因得罪皇帝被流放外地,他在<<左迁至蓝关示侄子孙湘>>一诗中写有: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通过以上两则可见,潮州府乃至整个广东整个南方在以文治国的古代里都被视为南蛮之地文化沙

婴灵

婴灵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63 评论: 0

傍晚,张富下班回家,曾淑琴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拖着肿得有如水桶的腿想给到厨房给丈夫做饭. 张富赶紧跑过去搀住她. "不用了,我下班回来被同事硬拉着去吃了砂锅粥,还打包了一些回来给你." "哦.那我帮你拿衣服,你洗澡去." "不了,你还是坐着吧,不要随便走动,这些事我自己动手就行,你还是把粥给吃了吧."丈夫边说边把粥盛好放到太太面前,"我跟亲友们讨论过了,要不咱们到省城医院看看,这病总这样拖下去也不

半夜惊魂

半夜惊魂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154 评论: 0

我舅舅在福建石狮开了家洗水厂,我过去帮忙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个行业属于漂染,对环境污染很大,所以选址都比较僻远. 这工厂选在一个渔村里,由于渔民也是靠天吃饭因此从迷信角度来说与潮汕人有得一比,风俗也更为奇特,辟如做丧事竟请歌舞团跳脱衣舞,棺材做得特别大,有人睡觉的床那么宽.村民房子是建得很豪华,但外表的装饰画龙雕凤的与神庙无异,最特别的是每栋豪宅的旁边都有一两座坟丘,葬的是户主的先人,真不知是为表孝

阴差接魂

阴差接魂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151 评论: 0

在潮汕,当你穿街过巷,偶能见到一木制招牌挂于店口,上面写着“长生铺”,那里面不卖灵药仙丹也不是寺庙道观,卖的却是棺材. 90年代初,爷爷和父亲在潮汕公路开了家小作坊,隔壁就是做棺材的长生铺,铺主叫张伯,跟爷爷很合得来,因为两家店铺的后面有一诺大的菜园相通,爷爷闲暇时经常同张伯一起下棋喝茶. 用爷爷的话说棺材其实就是几块木板钉成的盒子而已没什么好怕,以至于在寒冬里,爷爷竟拿着棉被睡在棺材里,开始时父

江湖决术

江湖决术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71 评论: 0

民国年间,桑浦山麓的海阳县宏安乡寨墙高垒,戒备森严,寨门和环城河上的铁索桥在守兵看守下的泰然洞开.墙内集市万人空巷,商贾如云行人如织,一派繁荣景色.集墟中一有摊江湖卖艺,班主相貌清秀眼神深邃穿着浅蓝长袍他对着围观的人群高喊:"各位乡亲,敝班今借用宝地卖艺,一会儿我们的表演如能博得喝采,便请各位有钱出钱,让我们班团好好改善生活,如若出手失败在下向大伙磕几个响头打道回府,好不好?" 众人高声唱诺,静待

土角厝

土角厝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495 评论: 0

在过去,潮汕人建房子都会添用一种材料,"灰土角",这玩意呈长方形,没有特定的尺寸,一般也就跟个西瓜一样地大小,说到底其实都是用粗沙和石灰混合而成,但在一定程度即经济又牢固.潮汕濒临台湾海峡深受地震、热带风暴、连月大雨或大旱的影响,但躲过自然灾害的往往都是年代久远的潮州民居.大到象埔寨、龙湖古寨、驸马府,从熙公祠、陈慈黉故居、己略黄公祠及道韵客家土楼等国家文物保护单住,小到四点金、下山虎、三座落及驷

凶宅

凶宅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98 评论: 0

乌桥是汕头典型的老城区,前几年增建了高架桥和数几条新路,前段时间我返回去,竟感觉有些陌生,后来碰巧撞见昔日的好友,闲聊中,他讲起了他邻居以前发生过的一件事. 咏欣和文杰都是从外地来汕头生活的,两口子在努力地奋斗了一两年后就萌生了买房置业的想法(当然是在好多年前,现在的房价别说一两年,一二十年能买上就是祖宗积德了). 咏欣在药房上班,住在附近的林伯林婶经常上这里来买保健药品,后来相熟之后得他们老两口

女鬼选婿

女鬼选婿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74 评论: 0

李求财刚下得渔船,连续半月的海上作业让他精疲力尽,但又想起出海前天答应妻子回港后一起去探望岳父岳母,便转道到市墟上买了些补品作手信,回时经过靠港山令他想起自己的好友福叔. 这福叔其实是福薄之人,祖上留无基业,膝下又只得一女,老伴也体弱多病,家里的生计一直靠他作船员在海上与骇浪怒涛拼搏赚取.不过这福叔的千金倒是长得十分标致,原本高考分数可保上广州几所有名高校,但她担心父母无人照看就直接去了汕头大学就

村道野冢

村道野冢

3年前 (2016-07-10) 浏览: 29 评论: 0

从大寨(地名,后一分为十个自然村.当地人仍习惯称为大寨.)到金石镇内不过1公里,现在交通是十分方便了,在潮汕公路和其它村道未建成的时候,仅有一条土路互通往来,就在这半路上有一片柑园,柑园对着道路的一侧是一座野冢。 70代后期,文化解禁,潮剧开始在潮汕大地重新唱响.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机,没有收音机,想看一出什么黑白投影也得等到猴年马月的,好在这几天晚上,金石戏院公演潮剧,一时,颇为轰动. 今晚唱的是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