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传之水漫金山

那时,在西天有一只乌龟,躲在如来佛莲座底下听经。乌龟听了几年经,也学到一些法术,乘如来佛讲经歇下来打瞌睡那一会儿,便偷了他三样宝贝:袈裟、金钵、青龙禅杖,跑到凡间来了。

乌龟在地面上翻个斤斗,变成一个又黑又粗的莽和尚。他想想自己法术强,本领大,就起名叫法海。

法海和尚把偷来的三样宝贝带在身边:袈裟披在身上,金钵托在手中,青龙禅杖横在肩头,到处云游。一天,他来到了镇江金山寺,看着长江波澜壮阔,金焦两山气势雄伟,便在寺里住下来,暗地里使个妖法,害死了当家老和尚,自己做起方丈来了。

法海和尚嫌金山香火不旺盛,便在镇江城里散布瘟疫,想叫人家到寺里来烧香许愿。但保和堂的“辟瘟丹”、“驱疫散”很灵验,瘟疫传不开来。法海和尚气得要命,就扮作化缘的头陀,胸前挂个大木鱼,走三步,敲一敲,走三步,敲一敲,一摇一摆地寻到保和堂药店来。

法海和尚走到保和堂药店门前,朝里面张望,见夫妻两个正忙着配方撮药,先是一肚子气,邻近一打听,知道保和堂的灵丹妙药都是白娘子开的方。他再仔细看看那穿着白闪闪轻纱衣衫的媳妇,啊呀!原来这不是凡人,而是白蛇变的哩!法海和尚狠狠地咬咬牙,一声不响地坐在保和堂外。要打烊(yàng)了,他见白娘子已上楼去,就拿起木鱼,大模大样地进店里来,朝许仙合起巴掌,说:“施主,你店里的生意好兴隆呀,给我化个缘吧。”

许仙问他化的什么缘,法海说:“七月十五金山寺要做盂兰盆会,请你结个善缘,到时候来烧炷香,求菩萨保佑你多福多寿,四季平安。”许仙听他讲得好,就给他一串铜钱,在化缘簿上写下了名字。法海和尚走出门口,回过头来关照:“到了七月十五,施主你一定要来呢!”

日子过得好快,七月十五转眼就到了。这一天许仙起个早,换了身干净衣裳,对白娘子说:“娘子呀,今朝金山做盂兰盆会,我们一同去烧炷香好吗?”

白娘子回答道:“我怀着身孕,爬不上山,你自己去吧。烧完香早点回来。”

许仙独自来到金山寺,他刚刚跨进山门,就被法海和尚一把拉到禅房里。法海和尚对许仙说:“施主呀,你来得正好,今天我如实告诉你:你女人是个妖精哩!”

许仙一听生了气:“我娘子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是妖精!你不要乱说。”

法海和尚假慈悲地笑笑,说道:“这也难怪。施主,你已被妖气迷住了。老僧看出她是白蛇化的!”

这一说,许仙倒记起端午节那天的事来了,不觉心里一愣。法海和尚见他在一旁发愣,就说:“你不要回家去了,拜我做师父吧,有我佛法保护,就不怕她害啦!”

许仙想:娘子对我的情义比海还深,即使她是白蛇,也不会害我的;如今还有了身孕,我怎能丢下她出家做和尚呢!这样一想,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家。法海和尚见许仙不答应,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关了起来。

白娘子在家里等许仙,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一天、两天、三天,等到第四天,她再也耐不住了,便和小青划只小舢板,到金山寺去寻找。小舢板停在金山下,白娘子和小青爬上金山,在寺门口碰到一个小和尚,白娘子问:“小师父呀,你知道有个叫许仙的人在寺里吗?”

小和尚想一想,说:“有,有这个人。因他老婆是个妖精,我师父劝他出家当和尚,他不肯,现在把他关起来了。”

小青一听冒起火来,指着小和尚的鼻子大骂:“叫那老秃贼出来跟我讲话!”

小和尚吓得连滚带爬地奔进寺去,把法海和尚叫了出来。法海和尚见了白娘子,就嘿嘿一阵冷笑,说道:“大胆妖蛇,竟敢入世迷人,破我法术!如今许仙已拜我做师父了。要知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老僧慈悲为本,放你一条生路,趁早回去修炼正果。如若再不回头,那就休怪老僧无情了!”

白娘子按住心头之火,好声好气地央告:“你做你的和尚,我开我的药店,井水不犯河水,你何苦硬要和我做对头呢?求你放我官人回家吧!”法海和尚哪里听得进去,举起手里的青龙禅杖,朝白娘子当头就敲。白娘子只得迎上去挡架,小青也来助战。青龙禅杖敲一下像泰山压顶,白娘子有孕在身,渐渐支持不住,败下阵来。他们退到金山下,白娘子从头上拔下一股金钗,迎风一晃,变成一面小令旗,旗上绣着水纹波浪。小青接过令旗,举上头顶摇三摇。一霎时,滔天大水滚滚而来,虾兵蟹将成群结队,一齐涌上金山去。大水漫到金山寺门前,法海和尚着了慌,连忙脱一下一身上袈裟,往寺门外一遮,忽地一道金光闪过,袈裟变成一堵长堤,把滔天大水拦在外边。大水涨一尺,长堤就高一尺,大水涨一丈,长堤就高一丈,任凭你波浪怎样大,总是漫不过去。白娘子看胜不了法海和尚,只得叫小青收了兵。他们又回到西湖去修炼,等待机会报仇。

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