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

我是在兰州大学念的书。99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宿舍印了2000多份传单,上边有我们宿舍的电话,想要家教的就拨号,然后在闹市四处分发。过了几周,一天晚上有个女人打电话说要找高中物理和化学的家教,我们说我们宿舍都是英语和俄语的,物理和化学教初中的还行,高中的就吃力了。那女人让我们想想办法,说价钱好商量。当时正好有一资环院的哥们在我们宿舍打牌,我们问他有没有兴趣,他说反正没事就答应了。
周末那哥们去了,回来满脸神秘“靠,我回来了。“
我们问“怎么样?什么地方?多少钱?“
“在双城门,一周两次,一次两小时,一小时30。“
“靠,可以呀,教男孩女孩?那家长漂亮不?“
“男孩,嘿嘿,他家挺有钱的。
“不错不错,我们要收中介费哦。“
“没问题,周末我请客,上新疆村“
调侃几句后,那哥们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不对劲,他家那个小区。“
“怎么了?“我们问道。
“其实也不是小区,就是一个家属院,感觉不好,一头大一头小,跟棺材似的,我一进那院子大门就觉得雾蒙蒙的,不清爽,挺渗人的。“
我们笑道“正常,兰州的冬天,下午4,5点就是这样,雾蒙蒙的。“
那哥们脸色变了“不是,不是正常的雾蒙蒙,院子大门外就好好的。重要的还不是这个,那个院子里家家户户都点灯。“
“靠,谁家不点灯“我们笑的很疯狂了“你小子不要找借口不请客“
他急了“不是,黄昏的时候,我从他家出来,四面的屋子都点着灯笼,红色的灯笼,有家家户户都点的吗?那么红,血红呀。透过窗户映过来,恐怖,知道吗?我就站在院子中间,周围都是红色的灯笼,周围死气沉沉的,你们有过那种感觉吗?而且似乎家家都点着香,雾气沉沉的,却没有念经的声音。“
我们哑口无言,那种感觉的确不好,我们只是说“说不定人家过什么节呢,咱不知道罢了,只要有钱挣,不管那么多了。“
毕竟都是年轻人,他和我们一样,都没有把这放在心上,谁知噩梦就此开始。
他一周去两次,很认真,很积极。但慢慢的我们发现他越来越瘦,精神越来越不好,可去医院什么都查不出来。终于,他病倒了。我们去医院看他,有女生就问他是不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我们才开始反应过来—-可能和那个家属院有关。于是我们按照他说的地址去找,可短短500米的一条路—-双城门—也就是永昌路南段—我们找了六个来回也没有发现有这样的一个家属院。周围的人也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家属院存在。
两周后,那哥们身体好了点,我们陪他亲自去找,也没有找到。
那哥们本来可以保研的,可他宁可没工作,不上研,也要走。我们问为什么,他翻了下眼睛,“这地方(指兰州)太邪了。”
注:兰州城北靠黄河,故无北门,而在城西南角开两道城们,故此得名—双城门。古时为行刑之所——寒呀。

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R code